心语思廊
八十回顾

岁月催人老,不知不觉我已步入80高龄行列,也许是人老了,更喜欢一股怀旧,每当夜深人静时,总会情不自禁地想起一生中经历的许多陈年旧事。

一、童年伤别离

我在印度尼西亚度过了10年的童年生活,小时候的大多事情已淡忘,但也有一些至今仍记忆犹新。记得当时我们在印尼的家住在爪哇岛的苏腊巴亚(Surabaya),这个地方常年如夏,气候炎热,一年之中7~8月份比较凉爽一点,我们兄弟几个常到索罗河边去玩耍。索罗河平时静悄悄的,两岸绿绿葱葱,景色很美,可一到雨季来临,河水猛涨,波涛汹涌,令人可怕生畏。苏腊巴亚在我印象里是一座繁华的城市,整天车水马龙。日本战败投降后,原来充斥在印尼的日货开始退出市场,随之印尼的民族工业、华界工业,尤其是小手工业获得了新生。当时我家(以叔父为主)开办了一个小化工厂(肥皂厂),生意差强人意,整天从早到晚、迎来送往、应酬不断,一片繁荣景象,我至今历历在目。这个城市我总觉得,它多了一些喧闹,少了一分宁静,人们特别是商人,似乎都生活在极其繁忙之中,神经高度紧张,极度缺乏安全感。说句老实话,我并不喜欢生活在这样的环境下,这也许是我当年萌发回国的原因之一。恰好那年我大哥要回香港读书,于是我随同我大哥和伯母就这样离开了印尼,回到了广东老家。人生最伤痛的莫过于生离死别,没想到1950年与祖父辈一别,竟成了永别,这是我人生中无法抹平的一份伤痛。

苏腊巴亚是拥有我十年童年足迹的地方,是经常让我魂牵梦萦的地方,是有我亲人亲情牵系难以割舍的地方,是我一生中难以忘怀的地方。

童年往事常回忆,儿时芬芳几度春。

岁月无情人有情,天涯思念永久存。

二、地质事业一生情

我经常在想,如果我当年不归国,我会干什么呢?我的人生轨迹又会怎么样?在朦胧中,我觉得一个人的人生走向、仕途、恋爱甚至婚姻、家庭这些,似乎都是老天爷在冥冥之中早已安排。

39年的地质生涯,我头尾在物探队工作,中间大约有10年在地质三大队(金华地质队),在物探队的前期主要从事区域性物化探工作,主要工作项目有1:10万水系重砂(路线放射性γ测量)。六十年代的地质物化探工作确确实实是非常艰苦的,尤其是搞大普查,早出晚归,风餐露宿,顶着炎炎烈日,冒着风吹雨淋,隔三差五自己挑铺盖儿转移,就像打游击一样。现在我这样描写当年的地质工作并不言过其实,并没有夸大其词,那确实是令人难以忘怀的激情燃烧的岁月。我们的普查大队,在1964年通过水系重砂测量和老硐调查,终于发现了遂昌治岭头金银矿,我荣获了治岭头金银矿发现类一等奖,这个奖项为我报效祖国交上了一份满意的答卷。

在金华地质队期间主要从事矿区地质工作,经历的矿种和矿区主要有:江山政棠煤矿、云和白溪铁矿、开化桐村铜矿、开化城东铁砂矿等。调回物探队后,主要从事1:20万第二轮区域化探扫面,大约经过六年之久,全面的完成了浙江省境内包括跨省部分所有图幅的采样、编图和报告编写工作。通过1:20万区域化探,发现了大量的地球化学元素异常,为全省的地质找矿,为农业、环保等各部门提供了真实可靠的资料。其中的1:20万平阳幅化探报告、浙北平原农业地球化学试验报告还荣获了部颁成果四等奖,这是全体化探同仁们共同努力的结果。

我平生没有什么爱好,琴棋书画之类充其量只占一项,就是对音乐颇有偏爱(声乐和器乐),琴拉的不算好,只是喜欢而已。写到这里,不得不讲一段辛酸往事。当年我拉小提琴《梁祝》的时候,有人说我拉的是西洋乐器,是崇洋媚外,梁祝是才子佳人,是封建腐朽的东西,于是就向领导反映,要批判我。还有一件事,至今让我啼笑皆非,说我留长发(西发),还抹发油(发蜡),是典型的资产阶级生活方式,意思就是要我跟他一样理平头或光头才是无产阶级。现在想来,这是多么的可笑可悲。不过在那时的以积极斗争为纲领的时代背景下,时时处处事事都在抓阶级斗争新动向,要不然怎么表现他们那敏锐的政治嗅觉和超强的阶级斗争意识呢?在那个年代,对我们这些有海外关系的人来说,处处都是阶级斗争,必须谨小慎微,不能说错一句话,更不能做错一件事,不然麻烦就大了。

在实行计划经济年代,物质短缺,一切都凭票供应,却有许多东西是市场上根本买不到的。我记得那时我的两个孩子刚好出生,妻子身体不好,贫血少奶,十分需要奶粉、白糖、炼乳之类的副食品。但在当时的大环境下,我只好求助于在国外的兄弟。当时中国与印尼关系非常紧张,不能直接邮寄,只能取道香港,拜托香港友人再寄回国内。国家和政府同时也看到了这些存在的问题,为了照顾归侨华侨和侨眷的生活,开始使用侨汇票和外汇券,凭借这两种票均可在华侨商店里买到市场上难以买到的东西。这些在现在看来可能是微不足道的,但当时确实影响了我们这一代人,特别是安抚了我们这些归侨、华侨、侨眷的情绪,成为一种难忘的历史性记忆。

我从业地质工作39年,有过欢乐,有过苦恼,有过情绪,有过失落,受过委屈,但却从来动摇过干一辈子地质工作事业的决心,因为我相信这一切都是暂时的,乌云是遮不住太阳的,阳光一定会普照大地,温暖人间,面包肯定会有的。可以这样说,我践行了不忘初心(报效祖国),牢记使命(为地质事业奋斗一生)的宗旨。

三、祖国好

抚今追昔,感慨万千,展望未来,激情满怀。随着祖国的日益强大,国力不断提升,经济发达了,人们生活富足了,不仅国内百姓得到了实惠,海外的华侨华人也同样受益匪浅。现在的华侨不再是像旧中国时期一样,是祖国的“海外孤儿”,如今,强大的祖国是广大华侨华人坚实的依靠和后盾,出了什么事,遇到什么困难,祖国都能尽快伸手,帮助解决,得到援助。举个例子来说吧,六十年代的印尼发生了震惊世界的9·30印尼屠华事件,华人华侨死伤无数,损失惨重。为维护和保护华侨华人的正当权益,中国政府一方面通过外交途径寻求解决方法,一方面以实际行动做出撤侨决定,派轮船直抵印尼,把那些流离失所、无法再在印尼生活的的侨胞们接回祖国,并予以妥善安置。这使得侨胞们深受感动,深刻感受到只有共产党领导下的新中国才能做到,这也是国兴才能侨兴的硬道理。

我到过印尼、泰国、马来西亚、坦桑尼亚等国,虽然生活时间都不长,但接触到的侨胞、海外华人以及经历的事情都不少,广大海外华侨华人都说,如今祖国厉害了,大家都为是一个中国人而倍感自豪骄傲。

侨联五洲,生生不息。

侨心向祖国,共圆中国梦。

作为一个老归侨的我,在新中国70华诞之际,问声祖国好,祝愿我们的伟大祖国日益繁荣昌盛,人们更加幸福安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