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金岁月
血泪家史,永记不忘

我老家在义乌县城西门外只有五华里的村门山村。城西是一片小丘陵,各村都坐落在小山坡上,田野与村庄高差不到20米。我村紧靠浙赣铁路,村庄不大,总共只有50余户农家,但环境十分优美。村东西两侧有数口池塘,有的养莲藕,有的养鱼,春夏荷花盛开时,我们孩子们都成群结队,光着屁股下去采摘荷花、洗澡学游泳。抗战爆发前村北村南全都是大松树,树龄上百年,树高30余米,直径约30-40公分粗。还有数颗古樟树和大枫树,周围被松树环绕,绿树成荫,小松鼠在树上欢跳奔跑,夜莺在林子唱歌,白鹅在池塘戏水捉鱼,村姑在池边洗菜洗衣,渔翁在塘边钓鱼。每遇到刮风天气,树上发出阵阵呼啸鸣吼声,松树上松毛、松果落得满地都是。我们儿童每天放学回家,提着菜篮子到前后山上拾松果,把松毛提回家烧饭。因此,松门山村由此得名。

日本鬼子毁掉我们村美丽景色

战争虽远去,但记忆犹存。义乌县1942年5月21日沦陷,那时我才八岁,是一个稚气未脱的孩子,在村读私塾,但记忆犹存。日本占领后在村西边修公路,直通佛堂金华。遇上雨天汽车陷到公路开不动,鬼子兵就进村抓人帮他们推车,还把老百姓家大门卸去填路。我们村这么多大松树全被鬼子兵砍光了,把树运往外地,好多的美丽景色被毁了,百姓敢怒不敢言,从此我松门山村名存实亡。

日本飞机狂轰滥炸,祖辈的血泪史

1942年义乌沦陷前,日本军飞机对县城,火车站,东江桥,西江桥进行狂轰滥炸。我外公家在义乌城北梅店村,距离火车站只有一步之遥。日本飞机轰炸火车站时我舅舅被炸死,外公被抓掳死于金华,连尸骨都未找到。据一起被抓掳的民工逃回时说,他们和外公在夜间一块逃脱时,他因跳城墙被跌重伤跑不掉了,他们只各顾各逃命脱险,未能救出外公。事后我家雇了一个老婆婆协助我外婆,抬着门板当担架到金华寻找外公下落,在那兵荒马乱年代,找了数日未果而归。一个三口之家,被鬼子害死两个,把好端端一个家庭毁掉了。

东江桥是一座古桥,桥面建有房子供进城民众歇脚纳凉。西江桥是用数艘木船连接起来的浮桥,离我村只有三华里。日本飞机轰炸西江桥时,飞机低空从村庄屋顶飞过,连机上的飞行员都看得很清楚,机枪的扫射声,炸弹的爆炸声连成一片,浮桥被炸毁,浓烟滚滚烧了一天。我们全家跑到户外到大树底下躲藏,挨靠在母亲身旁发抖,听到炸弹爆炸声吓得只会嚎哭。为了逃避飞机轰炸,各家各户都拖儿带女到山区农村躲藏,小脚老妇,残疾人出不了门的就呆家看守房屋,听天由命。听到飞机轰鸣声就藏到桌子底下。时间长了我们躲在山区带去的干粮吃完了,就挖野菜,摘香枝花煮起来充饥,这都是我亲身经历过的实事。县城多处建筑被炸毁,上百人被炸死,学校被迁逃山外,到处都是难民。

鬼子兵经常进村,抢粮抢物

我村东边是铁路,西边是公路,所以日本兵常进我们村抢东西。鬼子进村年青人都逃出村外躲藏。年轻姑娘藏起来,老人孩子集体坐在弄堂石凳上,互相壮胆。鬼子看见鸡就抓,见粮就抢,见他们喜欢的东西就拿,我家就被抢过两三次。粮食被抢光,还把大便拉倒米缸子里,真是太可恶了。我家埋藏在地下的母亲的嫁妆都被找到拿走了。有的家大肥猪被抓去杀了,老黄牛被牵走,连狗也抓去杀掉吃。

我父亲被抓掳,约半月才脱逃回村

鬼子兵无事不进村,进村必有难。除掉以上说的进村抢东西之外,还有三种情况进村:一抓掳,二是找花姑娘,三是抓嫌疑人——游击队。

每次进村,总有大祸降临,听到有的家有人在哭叫,肯定是他们家落难了,老百姓每天都在提心吊胆中过日子。有一次我家在吃早饭,日本兵进家,把我父亲抓走,连一口饭都没让他吃,父亲只说了一句,“你们要保重,我会回来的”,日本兵用枪口对住我父亲带走了,父亲老回头望我们母子四人。当时我们还都不敢嚎哭出声来,怕鬼子开枪打死我们,更不敢上前阻止鬼子抓人,我父亲走远后,我们才敢嚎哭出声来。由于我外公,舅舅死于鬼子手下,父亲又抓走,过于悲伤,母亲得了精神病整天整夜哭叫,弄得邻家都睡不好觉,白天饭也不知道烧,还牵着我们三个孩子(姐姐11岁,我8岁,弟弟5岁)围着村子边哭边喊我父亲的名字。“你在哪里呀,怎么还不回家吗,我们祝你平安回来”,我们姐弟三人也跟着我妈一起哭喊。那个日子真不是人过的。我伯父还去庙里烧香拜佛,保佑我父亲平安回来。将近半月时间,我父亲才从嵊州逃跑回来,父亲说:那天日本鬼子强奸妇女,那姑娘逃脱时,鬼子兵去追,没有看好我父亲才逃出虎口。嵊州离义乌有几百公里路程,因归宿似箭,走了两天两夜就跑到了家。鬼子进村抓掳是常有的事,有的抓去当劳工有的抓去当挑夫,有的抓去帮他们推抛锚的汽车,连他们掳走的粮食都要抓掳给他们送去营区。几乎家家男人都被鬼子抓去过。当亡国奴只能让人家任意摆布。

进村找花姑娘,强奸民女

我记得村上至少有四个妇女被鬼子抓去强奸过,有的被鬼子强奸家人还保密不敢往外说,怕姑娘嫁不出去,名誉不好听。鬼子兵进村,姑娘们都窝藏起来,不敢公开露面。我知道的有两个姑娘窝藏在柴楼上,被鬼子找到了,一个被强奸,另一个跳楼逃走,可腿跌断了,被家人救走,强奸未遂。另一名姑娘窝藏到自家装稻谷的柜子里被抓出去强奸。还有一次鬼子兵进村找花姑娘,没有找到,鬼子就找到我们老婆婆和小孩们的人群中把一名中年妇女抓出去强奸。这是我亲眼所见。还有一名姑娘逃跑时,鬼子兵开枪把姑娘的大腿打穿了,另有两名姑娘被抓到义乌县城充当慰安妇,直到1945年日本鬼子投降才回村,鬼子兵犯下的滔天大罪历历在目,诉都诉不完。

鬼子兵进村大搜查,找嫌疑人——游击队

活跃在浙中一带的第八大队游击队,队长就是义西吴店镇的吴三明,很有名气,连孩子们都知道,神出鬼没地点不固定。游击队都是夜店出来活动,割铁路边通讯线路,破坏火车铁轨。多数是把两条铁轨间联接铁板锚钉拔出来,铁板卸走,导致火车脱轨翻车。或者铁路上埋上地雷让火车驰过时爆炸。有一次通讯线路,电线被割走几百米,铁轨拔掉,引起火车翻车后,那天村里来了二三十个鬼子兵,挨家挨户进行大搜查,把村人抓去讯问。有一次从一户家里搜出一个铁轨“锚钉”和一段铁丝(电线)就把这家男人捆绑起来吊到村中大厅的梁上毒打,让他招出游击队藏在哪儿,其实他确确实实是平民,非游击队员。他家搜查出来的铁道上的锚钉和铁丝,都是下田劳动,跨过铁路时从火车道边捡到,觉得一个铁轨锚钉可以打把镰刀,所以捡回来有用,谁知把他当成游击队员抓起来打的遍体鳞伤,闯了大祸,家人跪在鬼子兵面前边解释边求饶。后在保长出面解释,鬼子才答应把人从梁上放下来。通过这一教训,各家父母都教育自己家的孩子,今后再也不要将铁路上的锚钉,电话柱下的铁丝头等往家里捡,防止大祸临头。可是,有一次日本飞机一颗炸弹落在我家稻田里,我爸下田填平弹坑时,捡回有两斤重的炸弹片,被我妈看见了,赶快叫他拿出去扔掉,免得大祸临头。我爸说,这也不是锚钉有什么大惊小怪的,这块铁足可以打把锄头,我明天就拿去叫铁匠打把锄头,扔掉多可惜呀!我妈说,不要因小失大,求得全家平安,你知鬼子兵今天就不会进村吗?我们家再不能出事了,你不拿去扔,我自己拿出去扔。我爸拗不过我妈,叫我姐姐将炸弹片拿了出去,扔到村外池塘里了。一次被蛇咬,十年怕草绳,被日本鬼子害的,做事更加谨慎小心了。在那兵荒马乱的年代百姓都在惊恐下度日。今日和平生活多好呀!历史悲剧再也不能重演了。

1945年8月,日本鬼子宣布无条件投降,祖国山河光复,全民庆贺。我们学校为了庆祝伟大胜利举行迎灯晚会,我做了灯笼亲自参与庆贺。鬼子兵在义乌占领三年半时间,村村都有一本血泪账,鬼子兵的狂轰滥炸,杀人放火,奸淫掳掠,抢粮抢物的滔天罪行都是罄竹难书,我村总还算幸运的,至少房子未被鬼子烧过,像崇山村,村里被鬼子放了细菌,鼠疫扩散,全村上百人死于鼠疫,有的虽然活了下来,但烂脚一辈子未愈。那时崇山村被封存,为防鼠疫扩散,禁止人员进出崇山村。据说死者都无人去埋,那时我在杨村读中心小学。学校教我们小学生如何防御鼠疫的知识,我还清清楚楚的记得。和平来之不易呀,二战中国人民做出来巨大贡献,全国牺牲三千五百万同胞才赢得了胜利。纪念二战胜利是为了不忘历史,珍爱和平,不是延续仇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