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金岁月
七十年前“走日本”

在我成长过程中,通过《红旗飘飘》、《星火燎原》等革命回忆录和《赵一曼》、《狼牙山五壮士》、《八女投江》、《英雄王小二》等书刊,有关抗日战争的电影、以及《731部队》、《浙江细菌战》、《南京大屠杀》等历史文献,日本侵略者犯下的滔天罪行深深的铭刻在我心中。而我家亲人亲身经历过的“走日本”所遇的惨况,通过父母、兄长的口述,永远地溶入了血液,渗透到了骨髓。

那是1945年清明节后的一天,我母亲娘家的侄女将“日本鬼子来了”的消息带进了我们村。平静的小山村立刻鸡飞狗跳。母亲让十二岁的大哥挑着匆忙收拾的箩筐,八岁的二哥牵着牛,跟着奶奶向奶奶娘家的大山先跑。母亲抱着三岁的二姐,牵着五岁的大姐,拖着怀了六个月的我,和她大侄女(大侄女还带着刚出生几天的男婴)想抄近路赶上奶奶他们。刚跑到村子背后一座叫牛栏山的小山边,就听见枪响了,远远的看到日本兵正向牵着牛飞跑的二哥开枪。于是,她们两个女人带着三个小孩赶忙躲藏到山中的草丛里。

日本鬼子没追上我们村逃难的村民,就搜索离村最近的牛栏山。我那大表姐那年大约三十六、七岁,刚刚分娩才几天,躲在草丛里喂孩子吃奶,孩子的哭声被一个鬼子兵听到了,顺着声音找到了大表姐,抢了她的包袱,又要奸污她。可怜的大表姐,怎么哀求都没有用,最后还是没有逃脱鬼子的魔爪。我母亲见状,赶忙悄悄地顺着斜坡滑下山沟,在山沟的草丛中躺了下来,用枯枝败叶掩盖着自己的身体,听到二姐“娘,你不要我啦”的哭声和大姐哄二姐的话,也丝毫不敢动弹。好在那个鬼子刚发泄完兽欲,只问了几句你妈在哪里就放过了我姐姐(从那以后,我大表姐就丧失了生育能力)。后来,二哥谈到这件事时说:“那时,只听日本鬼子一边叽里咕噜的喊些什么,一边开枪,子弹嗖嗖飞过,没有打中我和牛大概是幸运吧。”

那时节,正是阴雨连绵的天气,一天晚上,母亲拖着身孕,在泥泞中爬到家里,挖开地窖,背了点粮食,饿得没办法啃生米。又爬回奶奶的娘家。那一天,听说“中央军”到了离我们村几里远的清水塘了,就和一些急着回家种地的青年妇女,牵着我家唯一留下来的黄牛回家。刚走到牛栏山边上,就远远看见几个军人追着更早回家的人,向山边跑来,我妈忙把牛栓到一个岩石窝里,走出草丛,就看见一个鬼子端着枪指着那群女人。另一个日本鬼子向栓着牛的岩窝窝走去,原来我村一位五十多岁的大妈,看到日本鬼子害怕,就想躲起来,结果被另一个日本鬼子看到了过一会,那个鬼子用刺刀挑着一个包袱,手里牵着我家的牛,趾高气扬的走了。这边,那个日本鬼子把我那三十岁左右的三娘拉进了山边的草丛随后,那个大妈和我三娘一边擦着眼泪一边扣着衣服从草丛中走出来……

我们村一名刘姓村民被打死,粮食基本被抢光,猪、牛、狗、鸡都被杀光,被奸污的妇女有十多个。那一年,我家牛没有了,父亲又被龙潭战役挡在湘西山区里不能回家。母亲和两个哥哥用锄头挖了几块地,由于下种晚,又加上天旱,全家七口人(这年的公历8月24日我也来到了人间),就靠着一地有泉水的田里收了三担谷子,再加上一些杂粮过活。1946年春,我饿得皮包骨头,站在 “站桶”里看着母亲做饭,看到锅里冒气,就开始哭,直到母亲从锅里盛出绿豆粥吹凉了喂进去嘴里才停住哭泣……

我所知道的这次“走日本”,是发生在湖南芷江战役的一幕。侵华日军为挽回在华北、华中等解放区战场的败局,打开进攻大西南通道,消除空中的巨大威胁,企图垂死挣扎,发动以夺取芷江战略空军基地为主要军事目标的芷江战役。国民党当局调集重兵于雪峰山天险阻击日军进攻。

1945年4月初,日军113师团从邵阳出发,兵分三路往西进犯隆回,向雪峰山正面武冈、山门、龙潭一带进犯,企图夺取芷江机场。109联队1000余人伪装成国民党中央军日夜兼程,偷越隆回司以南罗界防线,15日夜窜回隆回白马山下太原村。4000余人突破巨口铺、栗坪守军防线,窜到大桥边,颜公庙一带,攻下了马王界,进犯鸟树下,受到中国军队五十五团第一营的顽强抵抗。日军120联队从左路进犯隆回,4000余人从邵阳附近渡过资江,沿邵阳至隆回公路西窜。围攻岩口铺据点,中国守军五十七团第九连官兵英勇杀敌,顽强阻击。日军133联队从中路进犯隆回,10000余人从风吹亭一带出发,绕避中国军队主力,沿空隙西钻。在三溪附近,遭到中国军队痛击。受阻后,日军自三溪沿滩头经岩口、梅塘向寨市进犯。16日,日军前卫部队300人到达罗洪界地区,遭到中国军队五十五团及五十六团阻击,日军损失惨重。日军116师团为扭转被动局面,重新把第二大队主力改为尖兵队,到达花桥附近时,得知有中国军有一个营的兵力据守,遂令第七、第八中队从正面攻击,同时令第二大队主力利用黑夜掩护从花桥南面向守军背后迂回。经过战斗,21日晨,日军攻破花桥阵地,并于当日午后到达山门以东约3公里地带。22日早,便与第二大队一道,南北夹击,向大尉庙高地的中国守军第十九师五十七团发起猛攻,第三天占领了雪峰山的门户——山门。

芷江战役止于6月7日,中日双方参战总兵力达28万余人,战线长达400余公里,最后,以日军的彻底溃败而告终结。

日军自1945年4月中旬入侵隆回,至6月初溃败出境,历时50多天,铁蹄所至,杀人放火,奸淫掳掠,罪恶昭彰。日军先遣队从鸟树下方向窜至田螺山村,一龙姓老汉清早外出,在迷雾中碰上日军,吓得掉头就跑,被日军枪杀。同一天,日军窜到杨柳田山边时,一小头目把抓来的村民刘瑞生捆绑在路旁的一棵大树上,然后猛地向刘的小腹戳了一刀,再把刀子一转,刘的肠子流了出来,又在刘的胸口戳了一刀,刘双目圆睁,怒视日军,含恨死去。这支日军先遣队进入小沙江境地后,遭到中国军队十九师五十六团的截击,后来,又遭到瑶族同胞土炮的袭击。日军恼羞成怒,进行疯狂报复,抓到瑶胞就捆绑在树上,你一枪我一枪当靶子打;抓到幼儿,抛上空中,用刺刀戳死;抓到妇女,轮奸后用刀砍死。鸟树下村民王子礼被日军抓去挑子弹箱,途中摔了一跤,把箱子甩烂了,箱子里倒出了大量的鹅卵石,日军担心泄露“天机”,将王一刀刺死。日军在金潭石山湾抓住一个八旬老翁当挑夫,要他挑80斤的担子,老翁被重担压得迈不开步,被乱鞭活活打死。

据原邵阳县政府1946年(隆回县在1947年以前属邵阳县范围)不完全统计,中和、果胜、西胜、礼教、保和、兴隆、隆治、隆中等8个乡和桃洪镇,加上现在的高平镇、罗洪乡(当时属新化县永固镇),直接受害人数达23030人;被枪杀、活埋、强奸致死者2313人;抓民夫2300余人;烧毁房屋8627栋(间);宰杀耕牛8699头、牲猪12560头;其他财产损失无数。

在中华民族八年抗战即将胜利的前夕,日本鬼子到我的家乡隆回——湘中偏西南一方充满着奇异的自然风貌、灿烂的人文景观及厚重的历史文化古土疯狂了近两个月,对我的父老乡亲作出令人发指的摧残,可以想象,在被日本鬼子长期占领的殖民地的人们是怎么熬过那腥风血雨的漫漫长夜啊